首页  »  电影  »  伦理片  »  坐情敌的出租车
坐情敌的出租车 6.4分
类型:
伦理片 剧情  
备注:
BD高清
主演:
郑宝锡  赵恩智  朴光俊  
导演:
金泰植  
年代:
2006
剧情:
泰韩(朴光政 饰)感觉自己的妻子(金相美 饰)有外遇了。为了得到妻子与情夫的偷情证据,他前往了首尔..详细
下载APP,观看更流畅
下载APP,观看更流畅
下载APP,观看更流畅
相关视频
《坐情敌的出租车》内容简介——富二代电影 f2富二代电影,成版抖音富二代,富二代f2抖音app,富二代精品短视频在线,富二代特色视频网站
泰韩(朴光政 饰)感觉自己的妻子(金相美 饰)有外遇了。为了得到妻子与情夫的偷情证据,他前往了首尔,情夫中植(郑宝石 饰)在首尔当的士司机。泰韩故意坐上了他的车子,到了一个颇远的地方。他们俩在前行的过程中遇到了种种状况,他们同时都感到了一种寂寞感。两对夫妻,四角复杂的关系,到最后会是怎样的一个故事发展与结果呢?
这是一部在剧作和摄影上都很用心思的精心打磨之作。男主人公靠刻图章维持生计,一上来就在那刻章,刻完之后,看到他刻的是一个“操”字。然后听到他的独白:“我觉得老婆有外遇了”。很显然,这是一部有关外遇和那事儿的电影。接着蓝天白云,轻松而欢快的音乐,图章男从门缝里探出头露出一张煞有介事的脸。很显然,这不是一部沉重的家庭伦理片。于是我带着些许好奇探究下去,看看这会是一个用什么奇特角度来讲述外遇故事的电影。
 <图片1>
图章男乘坐大巴来到了首尔。鱼眼镜头的变形和挤压效果突出了人物内心的纠结和挣扎。包里随身携带的酒瓶发出的声响暗示这是一个酒不离身的人。图章男到了宾馆开始练习摊牌,他的练习等于是向观众做了摊牌:图章男叫金泰韩,他的妻子叫宋恩淑,他的情敌叫朴中植。他打算跟情敌摊牌,于是一遍又一遍地对着镜子练习。接着图章男蹲坐在浴缸里,依然是鱼眼镜头,俯拍的角度,抑郁、沉重、被挤压,这些镜头语言已经表明,他根本没这个勇气,所以他才挣扎、矛盾、纠结。
<图片2>
接着图章男的情敌出场了,出租车司机朴中植早起出工,他多情的妻子裸身相送。朴中植的出租车有一个巨花无比的大车罩。这个花得不能再花的大车罩就是朴中植的剧作道具,是他这个花心大萝卜的外部化标识。花司机是位调情高手,连送奶的大婶都不放过。
图章男打了花司机的出租车去洛山,上车后关上手机,准备办正事儿,他想花司机开慢些,好多些时间让他把正事儿给办了,但花司机哪里知道他的用意,于是出租车飞速驶向洛山,图章男办正事的时间开始倒计时。
高速堵车,图章男答应改走国道。花司机为遇到这样一位通情达理的乘客感到非常快慰。他哪里知道图章男巴不得这车永远开不到洛山,这样就永远有时间等着他去办他的正事儿了。在给出租车加油前,图章男不但没有一点进展,竟然还卧倒在后座睡着了。花司机对加油站的女人也挺感兴趣,他是见到女人就会心动的家伙,怎一个花字了得。
图章男在加油空隙蹲到鸡窝前,喝起了他的小酒,酒精加烈日的双重作用下,图章男眼前的公鸡变得有些模糊。开始看的时候还不太清楚这只公鸡的出现有什么特别用意。但是片尾的时候公鸡又再次出现,一次出现可能只是的对生活常态的随意捕捉,但重复出现就一定是另有深意。
公鸡的生殖系统是由睾丸、附睾、输精管和交媾器组成。公鸡是没有像哺乳动物一样的Penis的。所以,公鸡在这里出现,就是在暗示图章男是个ED患者。而醉酒之后,公鸡就变得模糊了。则象征着图章男醉酒后,就可以暂时忘却自己不举的事实。这也就解释了他为什么是一个酒不离身的人,面对自己的性无能他只能用酒精麻醉自己。
离开加油站时,图章男从倒后镜中发现加油站的女人在尖叫声中被几个蒙面男人劫持进了加油站内,却没有作出任何反应,甚至没有告诉花司机。这就表明了图章男不仅仅是生理上的不举,他在心理上也一样的不举,这个家伙从生理到心理都不够爷们儿。
公鸡和劫女是两个很小的细节,导演还怕观众不能领会他的意图,于是接下来又用了两个画面来进一步暗示,这两个画面充分利用了电影蒙太奇的表意手断,隐晦和淫秽这两个词是很难被联系到一起的,但这组蒙太奇镜头就将这一对同音但不同意的词紧密地结合起来。
<图片3>
<图片4>
后景的隧洞不用说了;关键是前景的这个电话亭它是坏掉的,不能用。

两个人再次上路。图章男通过聊天试探花司机,但始终没能找到机会摊牌。出租车半路坏掉,两人推车到路边,老天都在帮图章男制造机会,延长他倒计时的时长。突然从坡上滚来一只大西瓜,花司机立刻跑去追西瓜。图章男回过头一看,坡上边一堆西瓜滚了过来,图章男被西瓜追着跑。红色是一种与生殖系统有关的情绪型颜色,象征着激情、性欲,而西瓜在这里就是性和欲望的象征。2005年台湾导演蔡明亮的《天边一朵云》也有大量用西瓜象征欲望的情节。在这里西瓜对花司机和图章男来说就是性、女人,所以花司机见到西瓜就追,而图章男却是见到西瓜就逃。
有趣的是,美国科学家经研究发现,西瓜中含有大量的瓜氨酸,药理学家认为这种天然氨基酸具有与伟哥类似的药理作用。不过,要吃下三个西瓜才能达到服用一粒伟哥的效力。
花心男必有花心道,才能笼络女人心。花司机首先他是一个积极开朗的人。一路上学外语,跟老外打招呼;看到西瓜就像见到女人一样猛追;车子坏了也不怨天尤人,又是打羽毛球,又是裸游,这小日子给他过的那叫一个爽。另外,花司机虽然好色,但他喜新不厌旧,对每一个女人都好像很认真;他有用一分钟就能了解到一个生活了五年的丈夫都不能了解的女人的心事的本领;而他那有爱就没有乱伦的理论则成为他为出轨找的一块遮羞布,无数良家妇女就是在他这冠冕堂皇的流氓理论前英勇就犯。
 <图片5>
这个画面怕也是耐人寻味的

救援车终于来了,把出租车拉到了修车场,但备用胎要等一天。图章男又多了机会和时间。花司机领着图章南去找妓女。花司机居然对妓女也谈爱,他认为有爱就不存在通奸。
<图片6>
这挖土机也不是摆设,想想花司机在车内跟妓女正办的事
 
上图的这个场景其实是对花司机的反讽,正中的红色汽车里是花司机跟妓女在一起,后景戳在土里的挖掘机向观众强化了花男正在做的事,但是正像挖掘机的挖掘动作一样,花司机也是机械的,没有感情的,什么有爱就没有通奸的论调只是他骗人骗己的把戏而已。
花司机从车内出来时,图章男才刚刚开始,于是只能狼狈中止。二人吃饭时谈起妓女,图章男突然离开饭桌跑去刷牙,因为他想起刚刚吻过妓女。清洁过口腔出来后,看到花司机在打电话,于是有了图章男的第一次臆想,他抢过花司机的电话,把对方当作自己的妻子,开始破口大骂。他只有在臆想中才能说出心中郁结的话,才能像一个男人一样发泄自己的不满。也只有在醉酒后他才敢半真半假地骂花司机,而花司机却很体贴地迎合着他的骂词,承认自己是个淫棍。花的体贴让图章得到了一丝安慰,满意地从后面搂住花司机并把脸贴在他的背上,简直有点断臂的意思了。
二人重又上路,图章男半路停下,到路边查看手机短信,一条是他老爸的,一条是他妻子的。妻子向他确认是否三天后才能回家。图章男明白这是妻子在探路。而电话另一边,图章妻将她与丈夫的合影拿过来,然后用口香糖粘住了丈夫的脸。
 
花男终于把图章送到了洛山。图章看着花男离去,心里盘算着,现在只能实行计划B了。虽然计划A失败,但一切还在自己的计划和掌控中。花男拿着一束野花兴冲冲来到图章家。图章妻稍作扭捏之后,就跟花男步入了正题。而图章则通过早已安装好的监控系统在阴暗的角落里观看着妻子与花男的性爱直播。事实终于摆在眼前,妻子的出轨已不仅仅是他的猜测了。图章拿出刻章的刀具揣在腰间,准备实施计划B。
图章来到家中,扑了个空,看到照片里自己脸上粘着香口胶。花男跟图章妻在海边像情侣一样恩爱,图章只是远远地窥视他们。到了晚上,又回到家中,奸夫淫妇就在面前,图章却还是只能萎缩在屋外墙边。
 <图片7>
悲愤交加的图章又有了第二次臆想,他手持刀具,进得屋内,踢翻桌子,一刀结果了花男……图章开着花男的出租车又来到了首尔,进到花男妻的小饭馆里。花男妻因一直联络不到丈夫也闷闷不乐。夜深了,店里的客人只剩下图章一人。
<图片8>
<图片9>
镜头机位和构图都用了心思,突出了人物的压抑、困顿
 
于是这对落寞、受伤的孤男寡女对饮起来。二人互吐心事,发现彼此竟然是同命相连。突然一个酒鬼闯进来闹事,之后三个人就一起进了警局。在警局里才知道原来图章跟酒鬼打架时竟然像女人一样咬了对方。经过一番折腾,图章跟花男妻又回到小饭店里。花男妻为图章唱歌,图章很感动,开始喜欢上这个女人。
故事到这,才又回到刚才图章臆想前的断点处。原来图章在现实中所能做的事,只是把妻子粘到自己脸上的香口胶取下来再粘到妻子的脸上;接着偷走花男的出租车。剧情也由此进入反转,在花男发现爱车失窃而大伤脑筋之时;另一边图章却在花男妻的面前慢慢放开自我,不再拘禁,开始随着歌唱起舞。两人也由此进入化学反应的阶段。
<图片10>
画面中突然出现的大面积的暖色调,意味着两人的关系开始升级
这与之前忧郁的蓝色冷调有着鲜明的对比,如下图
 <图片11>
本片中唯一可爱的角色就是花男妻,一个温情、浪漫,为爱而煎熬的小女人。图章并不爱他的妻子,他地狱般的生活是源于他的嫉妒本能而不是爱。而花男妻却是因为爱才生活在地狱般的煎熬中,她很爱她的丈夫,明知他花心还是痴痴地留在他身边,一次又一次地被他伤害。其实,她手里拿着香烟唱卡拉OK的样子很迷人,很风情。图章虽然性无能,但不是爱无能,在她那句“你不是杀人的料”之后,他决定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好让她知道自己是有“料”的。于是因陋就简刻了一个花男妻的人头像印到了本子上,花男妻看到自己的头像图,一双迷离的醉眼立马就圆了。其实要俘获这种浪漫型的小女人真的很容易,不过是萝卜加酱油。就在此时,饭馆里的灯跟通灵似的突然就灭掉了,就像当初那堆不知来由的西瓜一样诡异。如果说爱情是一种化学反应,那么此时黑暗就是它的催化剂。
<图片12>
灯灭后,两人被放置在画面的一角,大块的黑色对两人产生的挤压感使得
观众感觉两个人会越靠越近。等到全部黑掉后,就可以尽情发挥自己的想像力了。
 
比较黑幽的是,两人还没进入实质阶段灯又莫明其妙地重新亮起来。不过,黑暗已经顺利完成它的催化作用,接下来,谁都无法阻挡他们进入下一步了,这样说来,这个灯还真是通灵得邪乎呢。
 
花男不见了爱车,只看到丢在原地的大花车罩,马上变得不知所措,整个人一下子也蔫了。其实车才是花男的本质,象征着那个真实的他,花车罩只是他用来伪装的外壳、面具而已。现在车子没了,只剩下一个花外壳,花男立刻变得六神无主了。看到魂不守舍的花男,图章妻问他“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车?”。其实那等于是在问他,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你自己。
 
无奈之下,沮丧、郁闷的花男也打了辆出租车返回首尔,此时他由司机变成了乘客。同时,也由出轨者变成了被出轨者。而乘客与被出轨者的双重身份正是图章所拥有过的。于是,看着坐在后车座的花男就像看到了当初的图章一样。花男的这位司机很像当初的自己,也不看客人的脸色和心情就自顾自的那一个人得啵,整个一没心没肺的话痨。这位司机一上来就是:“真是受够了洛山这个地方,先生去首尔,真是太好了,哈哈哈!”即道出了花男当时的心声——想快快逃离洛山这个地方;又呼应了影片开始他作为司机时对图章说的第一句话:“我正好想去洛山,然后就遇到先生了,我今天真是顺利啊!”那时的图章与现在的花男正是一样的繁杂和纠结。而音乐还是开片那轻松和欢快的调调,看着花男郁闷的表情,简直连这音乐都跟着一起没心没肺起来了。前后呼应的还有广播里一模一样的内容。
花男跌入低谷的同时,图章跟花男妻已经拥吻了。接下来是两人赤身裸体躺在一起,但却是图章蜷缩在花男妻的身边偷哭流涕,说是太丢脸了,他所说的丢脸指什么,并无交待。
花男回到首尔,在家门口发现了自己的失车,虽然车灯被人抠下来(图章前边对花妻所说挖下的眼睛就是指花的车灯)但还是宽慰不少。花男回到家中,发现图章跟自己的妻子赤裸着相拥而睡,图章还枕着妻子的胳膊,睡得十分香甜。花男竟然也闷不作声地忍了,直到第二天才找图章质问。
图章在睡了花男的老婆之后终于有勇气将当初反复练习的那段话吐出口“我是金泰韩,恩淑的老公。”而当花男一再追问他有没有干过自己老婆时,图章竟一改萎男作风,对花男破口大骂“你这狗娘养的,你以为你是谁?你有话要问我吗?”当图章由被出轨者变成出他人轨者时反而变得理直气壮了,反而变得像个男人了。这就好像欠人钱的是大爷,债主反而成了孙子。
之后图章独白道“你这混蛋,我也有话要说,你说什么只有爱没有通奸,你TM说的都是废话。”言外之意,他已经爱上了花男的妻子,他们是因爱而结合,但还是通奸。图章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音乐也跟着换了主题,是胜利的主题,图章大踏步向镜头走来,俨然一幅胜利者的姿态。
 
然而影片到这并没有结束。后来,图章的妻子离开了他。夏天过去,圣诞节来临的时候,花男却意外地前来探望图章。
<图片13>
花男再次出现是以他的标识物直接代替了他本人的出场
 
图章和花男在咖啡店里面对面坐着,影片的画面自此由彩色转为了黑白。
花男最终还是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图章到底有没有干他的老婆,干了,还是没干?图章闪烁其词地回答干了,前面一次,后面一次。但是,最终花男还是识破了他的谎言,然后花男以胜利者的姿态走出咖啡厅。而图章则缓缓掏出在裤兜里摩挲了半天的那个刻着“操”字的图章。而此时,对面桌上又突然出现了那只大公鸡。
 
结尾段落黑白影像的运用,使它跟前面的彩色影像分离开来,成为一个独立的段落。这样以来,电影就有了两种不同的结局。
彩色结局:不要后面的黑白段落,这个电影依然很完整,彩色结局中图章是胜利者。他以牙还牙,上了情敌的老婆,报了夺妻之仇。而蜷缩在花妻的身边偷哭流涕,说是太丢脸了,他所说的丢脸指的应该是,他最终还是做了之前自己所不齿的事——出轨。不举的图章在花妻身上重新找回了爱的感觉和力量,从而克服了生理的不举,而随后在面对情敌时又克服了心理的不举,图章不仅报了夺妻之仇,而且从生理到心理都重新找回了男人的自信,可以说获得了巨大的胜利。
黑白结局:加上后面的黑白断落,对前面整个就是一颠覆,图章就成了失败者。那个刻着“操”字的图章一直揣在兜里,象征他一直惦记着这事儿,却终未成事儿;而那个再次出现的大公鸡则最终印证了他的ED身份。图章已经睡过花妻了,花男却还要死揪着“干or没干”不放,正常男人都不会这么蠢的,除非他知道对方的老底,而花男是有这个信息渠道的。而图章蜷缩在花妻的身边偷哭流涕,说太丢脸了,在这个版本中他所说的丢脸指的应该是不举的事实。图章的复仇计划有三个方案:计划A:在未成事实前跟情敌摊牌;计划B:在既成事实后杀掉情敌;计划C:杀敌不成,奸敌之妻。而从生理到心理的双重不举,注定他制定再多的复仇方案也是徒然,一个不举的男人是无论如何也报不了夺妻之仇的。
最后要说明一点,花男跟图章的两组出轨都是发生在一天之内的事,性质上都是一夜情。但是为什么花男跟图章妻的媾和让我们觉是通奸,而图章跟花妻的同眠则让我们觉得是爱的结合呢?这就是影片一直在表达的一个观点——有爱就没有通奸。首先图章跟花妻的被出轨的不幸遭遇就博得了观众的同情。然后编导又不断地给他们制造爱情前戏:二人对饮,互吐心事;酒鬼闹事,“英雄”救美;卡拉OK,歌曲传情;萝卜刻章,美人心动;灯灭灯亮,黑暗催情……有了这么多的情节做铺垫,观众自然就会觉得后面的情事是水到渠成的自然结果。但最后图章却又说有爱就没有通奸是屁话,又把之前的全部解构掉了。
 <图片14>
到达洛山之间,两人在路边下车小解,
突然从山下冒出直升飞机,把两人吹得站立不稳
 
最后还有一点要说明,就是关于上面这个画面的意指。两个人在到达洛山前,图章下车查看手机信息以确定妻子的动态,之后两人在盘山路的路边小解,开始两人还有点比大小,比谁远的意思,但是正当两人努力地释放着的时候,突然一架直升机带着强大的气流和风力升了上来,两人的释放受到极大阻力,连释放液体都被吹了回来,然后两人不仅释放受阻,甚至整个人都要被吹倒了。这个段落的直升机一定是象征了什么,但是具体象征什么想了好久也没想透,后来在高人的指点下,终于算是拨开云雾。两人的小解象征了欲望的释放,而直升机则象征了男权社会,两人的欲望在男权社会的打压下被抑制,而最终被打压的是整个人,连同人的意志和人性被一起打压了。
这样看来,花男跟图章都是一样的可怜。他们被生活和社会打压得已经面目全非了,没有理想、没有追求,没有目标,日复一日过着蝇营狗苟的生活。周星星说的好,人要是没有理想跟咸鱼还有什么分别?但在现实中一个生活在社会最低层的人有资格谈理想吗?一个刻图章的,一个跑出租的,他们都是生活在社会最低层的人,而低层也是受打压最严重的阶层。
图章窝在他那小图章店里,每天就是低头刻章,抬头迎客,想必早已失去了生命的活力,没有激情、没有欲望。图章不爱他老婆,他老婆也不爱他,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五年,都没有走近过彼此的内心。图章的根本问题不在于生理,而在于心理,他的不举是源于没有爱。
而花男其实也一样,他的内心是相当的寂寞与空虚,因为空虚他才需要不停地用女人来填补,然而就像那个挖掘机一样它只是挖完一斗再倒掉一斗,然后再挖、再倒,最后斗里还是空的。他总说有爱就没有通奸,好像他对每个女人都有爱,其实他是把性等同于爱了。图章的问题好在他自己还是有意识的。而花男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有问题。他希望拥有很多女人的爱,以此来填补他内心的空虚,但实际上他跟那些女人只有性没有爱,所以他只能继续空虚下去。更悲剧的是,他把跟更多的女人发生性关系变成了他人生唯一可以体现自身价值和能力的追求目标了。他认为有性就有爱,性越多爱就越多,其实他已经丧失爱的能力了。他只是用性能力来掩饰他的爱无力。当妻子与图章睡了之后,正常男人早都暴跳如雷了,他还在那去跟图章死嗑"干还是没干",其实就是爱无力的不自信表现。就像是图章妻子出轨后,图章因为自己性无能而理亏不敢去质问妻子和情敌一样;花男是爱无能,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去关心妻子的肉体是不是也出轨了,至于妻子的精神是不是出轨他没资格过问,因为他给不了她。
花男其实跟图章一样,都是不够硬朗的男人,只不过一个是生理上的,一个是精神上的。纵观全片其他男性角色也是一水儿的疲软,那个唠唠叨叨的司机;那个借酒消愁的失恋男;还有那个被图章咬伤的壮男,看起来蛮凶的,但上一个镜头还在那跟图章耍横,下一个镜头已经在警局里成蔫茄子了,一个大男人居然还指着图章的咬痕哭哭咧咧,真是熊包到家了。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什么样的时代?男人们都不像男人,缺少阳刚之气。我想这才是影片最终想要表达的东西吧。
 
一点疑问:花妻小饭馆里那幅墙上的画什么意思?(电影是下载的画质不好,只看到一处房子,两边各两棵树,细节就看不清了,有看清的麻烦说一下,谢谢。)
 
PS:很久没拉片了,没想到这么一部曲高和寡的文艺片居然引发了我拉片的欲望。前段时间看《遁入虚无》的幕后花絮,说他们摄影组为了表现死后的迷幻与虚无状态挖空心思地找机位,连做梦都在想下一个场景的机位怎么摆,摆哪里?当时我就想起在学校那会儿,有一回老师一口气留了五个拉片作业,好么,真是连做梦都在那分镜头,拉片子。好怀念那段时光,同学们,还有超喜欢骂人的那个家伙。

富二代电影,f2富二代电影,成版抖音富二代,富二代f2抖音app,富二代精品短视频在线,富二代特色视频网站,免费提供各类电影在线观看。如果您喜欢我们,请分享给您的朋友,谢谢支持!

加载中...